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> 护理园地 >> 天使心声

我的第一个120急救站24小时

  • 时间:2020年4月1日
  • 浏览次数:942

  

  匆匆忙忙赶着下班,回到家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补个觉,虽然昨天的120急救站并不算忙碌,但还是有必要休息一下的。换了身衣服,躺在床上闭上双眼,耳畔依然回响着急救车的鸣笛声;有一点点累却怎么也睡不着,不自觉地回忆起昨天发生的事。
  到120急救站应该是在7:50,路上有点小状况不过还是掐点到了。这是第二次来120急救站,上次是来培训,就在几天前。
  即使在培训中CPR、简易呼吸气囊的操作有再次得到巩固,也了解了移动呼吸机和除颤仪、骨折固定夹板和颈托的使用,熟悉了止血加压包扎的手法,以及学习了其它在院前急救中的重要知识,但即将第一次坐进急救车的我还是有些许紧张。
  走上并不宽的楼梯进入一间普通的办公室,里面满是陌生的面孔,所有人都埋头做着自己手头的事。只有不知所措的我呆呆地站在门口。所幸急救站的钱老师马上就把我带入工作状态,先是熟悉环境,介绍上班流程、交接班和各种文件的书写,还讲了一些在新冠疫情期间120急救工作的注意事项,然后是对上次培训内容掌握情况的提问。
  指导进行到一半,突然墙上的喇叭发出刺耳的声音,楼下的急救车也随之发动,电脑屏幕变成醒目的黄色,上面有我的名字,我要出车了?再一看呼救原因“车祸”!顿时我又紧张了起来,脑海里不断浮现出车祸惨烈的画面。
  穿上隔离衣,戴上橡胶手套,怀着忐忑的心,迅速“跳”上急救车。很短的时间内我们一行人就乘着车奔赴车祸现场。在摇晃的车厢里,我不停的观察着窗外,原本熟悉的马路、街景,透过急救车窗的玻璃似乎变得有些不同。
  颠簸突然结束,身体一阵前倾,急救车快速停下,已经赶到现场了。打开车门,推下急救推车,在医生判断大致伤情后,搀扶着被撞者躺上推车,搬运至急救车内,做了一些必要的生命体征测量,飞速送往医院。被撞者只是轻微的摔伤神智清醒,无明显的创伤,右下肢轻微肿胀,进入医院急诊后很快得到了救治。
  一大早的“下马威”并没有让我在120急救站的第一天变得很差,一下午我和搭档的医生都处在待命状态,“大家都平平安安的感觉真好!”
  天色慢慢变暗,警报声在我们吃完晚饭后再次响起。
  急促的喇叭声催促着我们迅速出发,刻不容缓。有之前的经验我的行动好像也变得“有条不紊”。穿上隔离衣,坐进车厢打开总电源,打开监护仪,检查心电图仪和其它物品——出发。
  由于正处晚高峰,急救车刚出站就遇到拥堵,司机师傅不停按动着报警器开关,车上的我们焦急万分,旁边卡口的交警同志见状立马疏导起来,最终得以顺利通过。
  穿过卡口,驶入省道,急救车再次飞驰着赶往现场。因为报警人留下的位置信息并不精准,一路上我们又不止一次地打电话询问,最后在导航的帮助下还是及时到达事发地。
  这次的患者是在搬东西的时候从卡车上跌落坠伤,后脑勺肿胀,疼痛难忍,意识尚未出现障碍,在送往医院途中生命体征保持稳定。
  从医院回来后天色已黑,脱下工作服,静候着这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的报警声。时间到了晚上9点,宿舍里的同事一个个躺上床开始休息,没过多久我也睡着了,就仿佛在家里一样。
  半夜11点,报警声再次响起,刚才还在梦中的我们,掀起被子再次出发,半夜的寒冷使我们困意全无,穿上工作服又一次搭上这辆承载生命的车。
是昏迷病人!“昏迷病人要先测血糖,来判断是否是血糖导致的昏迷。”这句话我一直记得。病人一抬上车我立刻取出血糖仪进行测量,患者是低血糖引起的昏迷。一路做完必要的操作后病人也被送到了医院。
  又是一趟1小时的来回,已是午夜12点,路上车辆变得稀少,这是这一班出的最后一趟车,我在120急救站第一天的工作结束了,而苏EG63V2继续守护着这座小镇及周边的居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      (血透室 杨佳勇)